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你的心,创造你周围真实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周庭锐,汉族,台湾籍。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营销系教授、博导。英国Warwick大学商学博士。详细履历请移步:http://www.yes-china.org/chou/。email:tingjui.chou@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藏地行(上)  

2011-10-13 21:17:58|  分类: 风住尘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周庭锐

其实回来汉地已经好久了,苦于没时间下笔。但是这回的藏地行实在难忘,无论如何也要煮几个字充饥。俗世生活过久了,灵魂饥渴的很。昨夜飞成都,据说彼城大雨,在北京首都机场的跑道上等候数小时,于是有时间敲起键盘。

8月13日,第六次进藏。这回和Jack同行,夜里的航班,北京西宁。在iPad里以小说"藏地密码"作为进藏的序曲,隆隆的引擎声中,一路无语。感谢薛总、林总、万总、以及几位好朋友的安排,让我和Jack能够共同经历一次非常特别的旅行。

这次旅行的计划是:明日一探坎布拉的丹霞地貌,夜里再宿西宁。第二天越野八百里109国道,沿青海湖南岸游览文成公主的日月山和盐湖,夜宿柴达木盆地边缘的格尔木。第三天往南横跨无人绝境可可西里夜宿沱沱河。第四天越过5000多米高的唐古拉山口夜宿那曲。第五天过当雄朝拜纳木错湖夜宿拉萨。再两天游历拉萨、林芝、日喀则,然后飞回北京。(不过后来证实一切人算不如天算)

期待和儿子的旅行。

---

先是上海暴雨飞机延迟起飞,抵达西安后又因为夜半西宁雷雨,从上海飞来会合的朋友们被迫又飞回西安,折腾到凌晨四、五点,仅仅睡了一个小时,又回到机场候机,总算在中午时间抵达西宁。无语了。好辛苦的旅程!

他们在西安机场拯救了一位新西兰女孩。因为航班延误,又联系不上她的旅行社,一个人被孤零零地抛弃在机场。后来他们就一起飞来西宁了,但是仍然联系不上旅行社,用尽了一切办法,手机、电话、短信、电子邮件.....,旅行社网页也连不进去,几乎大家都快要相信她是被虚假旅行社诈骗了。终于,我终于和她的导游联系上了,呵呵,这位跑单帮的导游周末睡得正香呢!

坎布拉没时间去了。下午大伙参访塔尔寺,宗喀巴的母亲就在这里千里遥遥的看着她那充满智慧慈悲的孩子,带着格鲁派的信徒,几乎统一了整个藏传佛教的世界。第三次来此了,充当不完全称职的导游。这里的神圣氛围彻底地征服了这些远道前来朝圣的人。

---

换成越野车,我们的第一站是青海湖,然后是日月山、茶卡盐湖、柴达木盆地,晚上住格尔木。阴雨,抓住偶然的阳光空隙拍照。来的时间还是不够正确,青海湖畔的油菜花已经开始败了,虽然还是很美丽,但是与之前的想像很有些落差。在文成公主的日月山上淋了一点雨,估计无碍。倒是同来的朱总、薛总,都开始有点高原反应了,他们都是第一次上高原。

其实沿途都是很舒服的柏油道路,极佳的平整路面,车少人少,蜿蜒在矮矮的群山、草原、盐碱地之间。我们下车,平躺在马路正中央作大字状,假装整条路上只我们几人。其实远远还是有卡车的黑影渐渐靠近。躺在马路中央,闻着干净的空气,头上是轻轻撒着雨点的微云的天,触手可及是黄黄的沙和青青的花草,这是109国道,长长直直的马路似乎没有尽头,但是我们都知道,它的尽头是拉萨,那个令我魂牵梦系的地方。

---

在格尔木修整一夜,清晨天还未亮,我们便已出发。昆仑山是中国的祖山,平均海拔近6000米,西起帕米尔高原,贯穿新疆、西藏之间,收尾于青海柴达木盆地的边缘,全长2500公里,岩壁峥嵘,矫健厚实,通体就是一条青龙。离开格尔木,我们往南直行,两旁全是近乎沙漠的盐碱地,大地寂寥,渺无人烟,我们安静地离开沙砾地,慢慢进入山区,越过了一些铜矿的开采区,然后很惊喜地看见晃亮亮的雪白山顶在眼前出现。那是昆仑山的峰顶,李白名句”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所歌颂的地方。我们兼程赶路,打算在雪山脚下吃早餐。

早餐的酥油茶很地道,我们舔着嘴角微微带咸的香味继续前行。雪山的倒影下,两辆越野车在渐渐缩减的道路上向前急驰。两旁的山色慢慢向后退去,我们正在穿过昆仑山的尾巴。我们车里是林震、小军、和Jack,大伙兴致都起来了,分享着好笑的段子,还想象力超级丰富地编织着为小军设计的故事,期待他此去西藏,能够好好实现汉藏交流的重责大任。

故事是从闭关和灌顶说起的。起先林震和小军不清楚闭关是做啥用的,认为一个人关在黑黑的斗室里岂不无聊死了?估计放出来的时候就都疯掉啦。他们还建议中纪委应该好好研究下“闭关”,那些贪官污吏全该送进去“闭关”一下,中国的吏治就清明啦。我说不是这样的,闭关可忙极了,哪里是无事可做。闭关是种福报,千世万世修来的福气,贪官污吏哪有资格享受这种对待!

我细细说起藏传佛教的三大修炼流派:大圆满、大手印和六成就法,从发菩提心到四皈依,从四加行到之后的宝瓶气、九節佛风等等气功修炼,谈到了天台宗的止观、藏传佛教的诸佛观想、上师相应与灌顶等等,最后还附带说明了什么叫做大乐光明,白菩提、红菩提、明妃等等,以及双修的欢喜佛。自然我是没资格说教的啦,不过凭着一点记忆,分享一下藏传佛教的科普常识,还是可以打发一些旅程中的无聊时光的。

所以我们一致同意该让小军留在藏区闭关十年,十年后放出来,我们一致同意接受他的灌顶(小军一直改不口来说是摸头),好吧,我们就让他摸摸头,一身功力突然增长50年,可以不吃不喝飞檐走壁。林震说不是的,以后中纪委就直接将贪官污吏送到小军的闭关房前,小军伸出手来就这么轮番摸过去,一个一个涕泪纵横,发誓再也不干坏事啦。我说中国贪官污吏这么多,一个一个排队这么摸起来岂不是太累了,应该发明一种机械设备,小军在一头伸手微微按住,另一头这么拍拍拍,机械手就一个一个摸着头过去啦。。。

不过看来他们两人还是对于明妃与双修比较感兴趣,后续的疯言疯语这里暂且不表。总之,我们在欢笑声中很快穿过重山,进入一片广褒无垠的开阔地,那是名闻遐尔的可可西里!现在我们与青藏铁路并肩而行,鲜嫩的夏花绿草簇拥在近处的铁道枕木旁,远处连绵的山色很美丽,蓝的紫的一片一片,静静点缀在遥远的天边。啊,这是青藏铁路呢!那笔直的双轨,头也不回,任性地直直地插进看不见边际的像海浪一般的草原里。

细细的雨中,我们慢慢地开,生怕错过亲炙藏羚羊的机会。果然野生动物好多啊,不止藏羚羊,还有黄羊、野驴。。。就我们两辆车,倘佯在静谧的天地之间。。。我们约定,找一个时间要再来一次,这次我们计划在可可西里的大草原里露营。想象一下,在清晨的薄雾中醒来,似乎听见帐篷外有些什么轻微的响动。拉开门帘往外一看,一大群藏羚羊正低着头静静吃着早餐草。草原后是漫天将谢的星子,天色幽暗,眉月低低,曙光正从远远的山后悄悄燃起。好美丽!

原本计划在沱沱河过夜,但是清早出发时大伙考虑那里4800米海拔,植被较少,空气中含氧量太低,商议继续赶路,一口气赶到那曲。于是下午两点我们抵达沱沱河,决定在此午餐。果然我们的决定是如此英明,沱沱河实在太让人失望了,一个相当肮脏的小镇,垃圾满地,杂乱破败的铁皮屋一间挨着一间,就是餐厅旅店了。但是沱沱河毕竟还是个很重要的中继站,进藏的人员车辆都靠这里给养,只是人类不负责任的随意天性,实在是大自然的最大天敌。

饭后我们便要翻过唐古拉山了,超过5000米的高度,这是这次旅程中海拔最高的一段。很远便看见排成一列的雪山横亘眼前,山势颇为俊美,心里期盼早早赶到,可以一览绝顶的风光。但是开了几个小时,雪山还是静静等候在遥远的眼前,我们好像进入魔法阵里,始终走不出这无限绵长的蜿蜒的109国道。后来总算攀爬上这可以触摸到天之边缘的地方。风好大,站在群山的顶端,显得自己好渺小。天极晴,耀眼阳光下雪白如瀑布般的巨大冰川就静静躺在脚下,冻结的时间之河呵,我张嘴轻轻吐出白气,亿万年以来的样貌,就这么留驻在这蓝紫色群山之间。

翻下险峻的高山,我们又慢慢进入草原。据说那曲是这段路程里草原最为丰美的地方了,心里一直期待着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美丽景象,可惜进入那曲时天色已经暗下来了,我们在墨色的原野里奔驰,马路两旁偶而看见藏人的居家帐篷,往往在主帐篷的20尺距离,还可以见到一顶白色的小小帐篷。那是藏人一种走婚的风俗,到了适婚年龄的女儿要单独住在那顶小帐篷里,等候路过的如意郎君,如果两情相悦,那么男人就可以留下来,成就一个新的家庭。我们又开始起哄了。“小军,地图拿来,赶快记下地点,晚上要摸黑进来,完成你汉藏交流的伟大使命!”

晚上住在那曲。没想到这竟是我们这次藏地行里最辛苦的一个夜晚。
  评论这张
 
阅读(13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