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你的心,创造你周围真实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周庭锐,汉族,台湾籍。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营销系教授、博导。英国Warwick大学商学博士。详细履历请移步:http://www.yes-china.org/chou/。email:tingjui.chou@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35岁的真相  

2011-03-02 22:55:18|  分类: 营销精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周庭锐  出处:天下杂志 466期 2011/02
大陆三十五岁的年轻人,正是社会能力强、有高消费能力,且「自我监控」度高的人。为何他们会选择与世无争,不愿混迹凡俗?

<这里是完整版>

元宵节刚过,大陆疯狂的烟火春节终於可以结束了。今年第一次留在北京过年,十几天的假期里,小区里面是空山寂寂悄无声息,而小区外面却天天炮声隆隆,整座北京城硝烟弥漫、火光四射,几乎让人怀疑世界大战爆发了。住在我家对门一对小夫妻,多年未育膝下犹虚,接了夫家的爸妈来京小住,但是这几天也都深居简出,只偶尔带上两只小狗出门散步。妻子35岁,大学财务会计专业,丈夫比妻子小两岁,留学芬兰的电脑硕士。两个人都工作几年了,去年头脑一热,双双辞掉工作,在家里开了间电脑工作室,为企业写写电脑软体,或是提供一些与资讯系统相关的技术服务。小两口子都非常安静,很有点与世无争,千山我独行的味道。甚至有时还会临时起意出外旅行,一去就是一个月,非常率性。
 
我忽然迷惘了。这好像和我这几年在大陆做企业谘询时经常遇见的无数35岁“白骨精”很不一样。白骨精是大陆的特有名词,取其白领、骨干、精英之意,是新一代大陆青壮年中的高级品种,在职场浮沉中已经攀爬到了一定高度,积累了一定的生活历练,对於人生,也开始有了自己的独特定义、见解、与视野。他们常常面带微笑,但是冷静寡言,精明能干,进退应对得体,衣着乾净、整齐,款式上一般比较中性保守;不过只要遇到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的机会,总是能够通过外表看似风平浪静的言语,有效抬高自己在上司心中的地位。看起来他们的日子过得很谨慎,很认真。我的意思是,他们的日子会不会过得很累?套用学术上的用语来说明,就是他们的“自我监控”度很高,非常擅长观察环境线索,根据外在环境的需要来调整自己的行为。换句话说,他们适应环境的能力超强,早晚要成就一番俗世的功业。
 
与世无争,千山我独行,似乎在某种程度上反映着逃避组织环境、不愿混迹凡俗的心态;而高度自我监控的人则愿意投身在群众中,学着去适应这个社会,进而操控、并利用这个社会。究竟哪种人可以更好的代表大陆35岁年轻人的主流?手边刚好有份寒假期间完成的问卷调查资料,对象是北京、上海、深圳三个城市的20岁到40岁购物中心消费者,合计大约2000个样本。先取出介於34岁到36岁之间的样本,和比他们年轻与年长的两群样本进行变异数分析与卡方检定,居然看到一些有趣的信息。然後再以35岁为界,将样本分成两群,比较未满35岁的人与年满35岁的人有何差异,果然35岁是个分水岭,大陆的青壮年消费者真的存在某些明显的共性,而这些共性随着他们的年龄,也呈现出共消或共长的趋势。研究消费行为是我的老本行之一,在此贡献出来与天下杂志的读者们分享。
 
整体而言,大陆消费者一致地精明与功利,不过愈年轻的消费者享乐倾向会愈高些。比较诡异的是,不论年龄差异,他们的自我观居然同时呈现出高度的个人取向与高度的社会取向。个人取向的自我观倾向在日常生活中去关注如何维系、或是强化俗世自我的独特性,并通过理性的人际竞争,来保护个人利益;社会取向的自我观则追求公民道德、灵性自我、天人合一等,强调人际间的相互依赖,注重群己之间的和谐,接受集体意志等等。可以看出在大陆这个急速变迁的社会里,人们其实也一样的迷惘:不知道该如何在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之间做出抉择来。其中,年龄小於34岁的消费者同时呈现着极高度的自我监控倾向,也就是说,他们用来平衡个人价值与社会价值的方法是锻炼出对周遭环境的敏感度,然後戴上假面具,压抑自己内心真实想法或需要,至少在表面上表现出迎合潮流、讨人欢心的言行,最终满足内心个人取向的价值。
 
不过随着年龄增长,前述的自我监控倾向与社会取向自我观似乎逐渐在消退。尤其过了35岁以後,自我监控倾向显着的降低,他们不再特意为了讨人欢心而说些违心之论,尽管他们追求个人利益的愿望依然强烈。其他一些显着的行为特徵包括:挣钱能力愈来愈高,对家庭财政的控制力也愈来愈强,但是那种担心个人空间被挤压的忧虑也愈来愈明显,甚至有时会兴起逃离这个让自己几乎无法呼吸的生活空间的想法。另外他们在消费上也愈来愈不喜欢见异思迁,对创新产品的慾望降低,对商舖品味的需求变淡,同时由於疲於应付工作上的压力,也愈来愈没有时间购物。从这些描述中,我似乎看见了一群满脸疲态的人,不仅对办公室政治心生厌倦,连对生活中的种种闲情雅致都丧失兴趣了。尽管他们几乎全是社会能力超强、而且有钱消费的人。
 
台湾35岁的青壮年同胞也是这个样子的吗?其实我并不知道。我离开台湾太久太久啦!
  评论这张
 
阅读(106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