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你的心,创造你周围真实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周庭锐,汉族,台湾籍。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营销系教授、博导。英国Warwick大学商学博士。详细履历请移步:http://www.yes-china.org/chou/。email:tingjui.chou@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东京见闻录:武藏境、浅草、皇居、上野  

2010-07-26 18:50:28|  分类: 风住尘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文/周庭锐

才来东京两天多,已经十分厌倦这种大城市的繁华了,看来如果还来日本,可要往乡下走了,下回,或许去箱根、伊豆、或是奈良吧。

今天决意脱轨演出一番。一早在新宿西口搭JR中央线特急,一路西行,至武藏境转西武线,想去考察一下某位上海牛人在她游记里所谓的"好像很美"的山区。这位牛人也只是听说,自己并没去过,在游记里顺笔一挥,就引得我亲自出马前去探险了。结果.....,唉,又干了蠢事了。电车一路望西飞奔,可始终没出现像想中的山区,车窗外的景象,就一直是普通民居的样子,后来我们在多摩下车,没想到车站四周居然全是坟场墓园,事实上,我们下车的位置,就在一座墓园的中央.....

很像是灵异电影里的情节吧?当下只好折回东京。顺手在武藏境电车口拿了一本旅游介绍,发现问题在于我们来错季节了。原来西武沿线确实是个十分美丽的地方,每年四月中旬到五月上旬,这里是满山遍野的花海,由羊山公园、北山公园、以至于御岳山一带,那些大片大片地毯般的红色、黄色、绿色、紫色,简直美死了。可惜我们这回来得实在不是时候。还好Jack的脸没有臭得太久。努力地赞美,赞美他聪明,才来两天就摸熟了东京复杂得吓坏人的地铁、电车系统。

Jack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了句:This is why we need planning. 昨天我们在争辩规划人生是否必要,起因是我认为这次来东京旅游,只要抱持探索的心态,随遇而安地吃吃看看即可,不用非要如何如何不可;但是Jack不同意,他好像个偏执狂一样,不断地赶场,而且每到一个地方,非立即找到预定要去的地方不可,如果一时没能找到,就好像犯了滔天大错似的,立刻扳下脸孔,很不开心。我说,何必这样,自己这大半辈子从来没有预定过自己的人生非要什么样子不可,不也这么一路走过来,而且也还混得不错啊!Jack回答:没有规划,就会浪费时间。

真是这样吗?我一直是个随性的人,沿着岁月的小径走走停停,或者更正确地描述,是跌跌撞撞、磕磕碰碰,浪费了许多时间。对人生里的一切,自己期许是无碍随缘,但是我真的不曾迷失在人生的洪流之中吗?在人生的洪流里,感动是泉涌,情绪是波涛,清净选择是流水的方向。但是,上苍真的给了我任何机会去进行规划吗?不,我不知道我的未来,我从来不知道我的生命要奔流何方,我看不见我的前面,即将流过什么样的河岸,是深是浅,是宽是窄,甚至,我连自己此生拥有多少时间都不知道。我唯一能作的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问问自己,是向左还是向右。左右为难吗?那么丢丢铜板吧.....

回程全赖Jack找路带路,我们由西武线回JR中央线,经新宿,横过大东京市,在秋叶原换乘山手线,至上野下车。然后沿着浅草通一路走去。某牛人的游记里说,这段去浅草的路程不过十来分钟可以走完,没想到在大太阳下,怎么走都觉得前途漫漫。真的是挥汗成雨,小孩又嘟上一张臭脸了.....,总算走到雷门,再往前就是著名的浅草寺,草草地、浅浅地逛了一圈,已经十分商业化的寺庙,虽是古迹,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好看的东东。在挤满商贩的通衢里吃了一碗杏仁冰,我们决定回到昨日没看成的皇居看看。

小孩确实厉害,拖着我像地鼠一般东钻西走,搭京铁的半藏门线,一路由吾妻桥,经三越前、神田,回到东京站。结果皇居可能是我们这几天里看得最有兴味的地方了。天气依然极热,但是两个人却很有毅力地绕完皇居里每个可供参观的角落。感觉很像纽约的Big Apple,温哥华的Stanley Park,或是哥本哈根的Faelledparken。总之,城市荒漠里的一汪甘泉绿洲。最深刻的印象是乌鸦特多,羽毛黑亮,而且身躯肥大。难道日本皇室也与乌鸦有关?不然怎如此纵容这黑鸟在宫里大量繁殖?我戏说学了大半天日语课,因为这些乌鸦不断大声叫着日语50音里的あ,原来日本文字的发音是这么来的。拍了许多相片,特别喜欢这种静静地安放在城市水泥丛林下的一大片鲜活绿意。

我们从平川门出来,在酷热的大太阳下,只想找个阴凉处好好休息一下。才过马路,看见路旁有个上下阶梯可进商场,当下钻了进去,走下阶梯,果然是个清凉的好所在,一家一家紧挨着,都是看起来很不错的餐厅。已经过了午后一点了,我们决定进去一家名叫"高田屋"的小店。这是他们的竹桥店,装潢得挺好,非常有日本风味,关键是,啊,这顿午餐实在太好吃了!我点了鱼生海鲜饭,Jack点的是炸虾饭,大概都在1000日元上下,还附加荞麦冷面。主要是用料极大方,选材极新鲜,配色极其鲜艳美丽,吃得大呼过瘾。意犹未尽,两个人又各点了一杯生啤酒,坐在店里延续一下刚刚吃到美食的感动。

接下来去上野。小孩忽然变成东京通了,对这复杂无比的地铁系统了若指掌。我们又坐回京铁,从竹桥走大手町,过神田、御徙町,回到上野。来上野的目的是杀时间,我们真的对东京已经很厌倦了。原本想先逛逛上野公园大门对面那家整整七层楼的模型玩具店 Ameyoko,然后,如果还杀不死时间的话,再逛逛上野公园、甚至附近的博物馆和美术馆。玩具店只看了两层,就感觉意兴阑珊了。小孩说他累了,我中午喝了一杯啤酒的酒力未退,满脸通红,也感觉很困。我们在人潮汹涌的上野街市里绕了一圈,决定回饭店睡觉。

由四点半睡到六点半,真的好舒服,中午的酒精已退,两个人才又外出,饱餐一顿咖喱饭。在我补眠的时候,小孩忙着玩他的新玩具PSP,根本没休息,现在倒说累了,想回去洗澡,放我一个人在西新宿逛商圈。正是上灯时分,所有店家的迎宾都在商店门口吆喝着,使尽全力招揽客人。东京真是一个商业竞争过度激烈的地方,像西新宿如此巨大的商圈,数量如此众多的流动人口,店家间商业竞争的规模也前所未见。一间间紧邻的店家,为了回避同质性的竞争,每每在商品上别出心裁;如果商品实在无法出奇制胜,那么就必然在贩卖方式上创新;如果连贩卖方式也同质了,那么至少在店面装饰上也要吸引顾客眼球。东京是商业的竞技场,也是新型业种业态的实验室。此行收获良多。

逛过商圈,夜里登上都厅(市政府)大楼45层顶楼看夜景,无料入场。在楼下大厅排队时,又遇到一团国内来的游客,估计是太兴奋了,围在一起大吼大叫,旁若无人,喧哗之声直冲霄汉,非常引人侧目。大厅里安静排队着许多不同国家来的游客,在我前面的两个人面露鄙夷之色,在那里窃窃私语着:Chinese。唉,真是太丢脸了!

东京见闻录:武藏境、浅草、皇居、上野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东京见闻录:武藏境、浅草、皇居、上野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东京见闻录:武藏境、浅草、皇居、上野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东京见闻录:武藏境、浅草、皇居、上野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东京见闻录:武藏境、浅草、皇居、上野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东京见闻录:武藏境、浅草、皇居、上野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96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