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你的心,创造你周围真实的世界。

 
 
 

日志

 
 
关于我

周庭锐,汉族,台湾籍。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营销系教授、博导。英国Warwick大学商学博士。详细履历请移步:http://www.yes-china.org/chou/。email:tingjui.chou@gmail.com

网易考拉推荐

商业社会里的压力与疏离:哥本哈根杂记(之七)  

2010-06-05 14:28:54|  分类: 风住尘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文/周庭锐

哥本哈根是一个严谨而友善的城市。我对严谨友善的观察是,在街上遇见的当地人,绝大多数都衣着整齐,飘散着古龙水或是香水的气味,在进退行止上非常有礼貌,与他们错身而过时,也几乎全都面带微笑,随时准备出手帮助我们这些外地游客。周一到周五,每天早晨大约八点到九点间,以及下午四点到五点间,只见一群又一群高头大马、衣装革履的市民,骑在单车上,沿着街,风驰电掣地赶赴上下班。不论是学校里的教职员与同学、地铁里的过客、极偶然看见的警员、甚至街边商店的店员、餐厅里的侍应生,我们所遇到的哥本哈根人看起来永远都是那副很敬业、很专业的摸样。当然,也都非常友善。但是,我们来到这里六天了,愈来愈能够区分他们和游客,在表情上的不同。他们的表情是友善、温和、淡定,但是与游客相比,他们显然太严肃了。

是不是还有些什么,被他们隐藏在表情之下,不愿让远道而来的游客看出来?丹麦人是集体主义者,所以社会中群己之间的分际必然十分严谨,也就是说,社会群体所施与个人的压力必然是很大的,个人必须放弃自己的一些小蠢动、小天真、小欲望、小麻烦等等等,去配合社会集体的规范;同时丹麦人也是平等主义者,主张不对他人进行区分,不对万物进行差别对待,深刻点说,就是人不犯我,我也不犯人,与天地万物和平相处,构造人我之间界限清晰严明的社会。这样的社会,我猜想,也会很疏离。这几天一直怀疑着,面对这样的社会压力与疏离,哥本哈根人是如何排遣的?

不禁联想起富士康的13连跳事件。许多人都在批判郭台铭对富士康的冷血治理,将一切过错推在他一人的身上。但是,或许郭先生至少在心态上是无辜的,因为他不过是想要将他一生成功的经验灌注在他的员工身上,也就是:专业严谨,恪守分际,如此而已。据我所知,富士康员工的待遇与福利并不比别的公司差,比起大多数厂商,其实算是很好的了,所以肯定不是血汗工厂。问题可能在于,郭先生将富士康弄成一个过分条理清晰、规律严谨、运作精密的大机器,于是自然而然生出企业文化里的压力与疏离,就像我所看见的哥本哈根一样。这种社会压力与疏离,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郭先生可以承受,所以造就了郭先生的企业王国;一般庶民如果无法承受,那么就只好跳楼了。

但是来哥本哈根一段时间了,也从来没听见这里有什么跳楼事件。哥本哈根人究竟是如何处理他们的情绪问题的?昨天是星期五,下午3点左右离开会场和Jack会合。我们沿着运河一路走向Christiansborg。河岸边是壮盛巨大的哥本哈根市立图书馆。非常宏伟现代的黑色建筑,却和周围的尖塔与古老建筑融混的十分和谐。许多人在图书馆临河的岸边读书、晒太阳、低声交谈、饮啜着醇美的咖啡。是哦,得天独厚、绿色干净的大自然环境,是他们面对压力的第一道防线,想想如果换成是我,每天沉浸在这么美好的大自然氛围里,什么巨大压力也全都可以放下了。和Jack感叹,在这里买个房子吧,每年来这里待上一个月,治疗在北京努力工作下所遗留的创伤。

我们继续前行,走过那座桥面可以掀起来,让船只通过的大桥,走进Christianshavn区。在爬了400台阶,登上整座城市里最高的高塔Vor Frelsers,再度证明了自己确实有着极严重恐高症之后,下得塔来,再漫无目的继续乱走的时候,我们无意中闯进了一个所有的旅游指南都不曾加以介绍的地方。我们一踏进那地界,在不小心拍了两张照片后,就被警告禁止摄影拍照。无奈将相机收起来,用眼睛漫游。只见一大群又一大群衣衫褴褛,或者也不是衣衫褴褛,而是后现代主义,的青年男女,在那个区域里喧闹着,许多人做庞克装扮,光头、或鸡冠为顶,金银圈环贯串耳鼻唇舌。还有些人脸上还涂抹油彩,粉饰怪异。区域里全是酒吧、简陋棚屋、与垃圾堆,所有的建筑、地面、甚至路旁的大石,全是油漆彩画。路旁无数小摊贩卖着旧货杂物、饮料、烟酒、藏传佛教的造像与器物、以及一些可能是他们自己设计印染的衣服。

Jack显然很害怕在这样的地方久留,一直严肃着脸,催促我快些离开。嗯,值得为他的谨慎在心里高兴一下。这样我可以比较放心让他单飞了。原来哥本哈根也有这样的地方!尽管哥本哈根已经是个很伟大的城市了,但是毕竟还是存在适应不良的人。当然我们可以说他们是艺术家,集中在艺术村里生活;但是在我的观感里,很诚实地说,他们更像是社会适应不良的人,自我放逐在社会的边界里,过着被社会遗弃的、与众不同的生活。还好,他们还可以有安身立命的地方,不需要悲壮地跳楼。这里是整个哥本哈根最乱的地方,或许里面的居民也最容易出现反社会的行为来,还好我们是在白天闯进来的,我想,如果我们在夜里行走其中,可能未必很安全。

回到旅店的时候,已经傍晚7点了,但是天色极明亮,这是北欧的夏天呢。几天来奔波于EMAC会场与哥本哈根的风景名胜之间,实在太累了,早早睡去。但是整个晚上十分十分吵闹。这是星期五,假日的起点,我想,对于严肃的哥本哈根人来说,今晚正是拿开面具、卸下武装、在社会规范的限制下胡作非为的开始。旅店附近的酒吧几乎整夜都是震天动地的音乐贝斯,许多年轻的声音在街上大吼大叫,彻夜喧嚣。清晨的时候,还有摔碎酒瓶的清脆响声。散场了,晨光已经灿烂,街灯早已生死了一次轮回,直到早晨7点,大地才又渐渐恢复这个城市惯有的静谧。估计,今晚还要继续大吵大闹吧。这也是哥本哈根人自我解放的重要方式吗?呵呵,这里真是个奇特的地方。

2010年06月05日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2010年06月05日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2010年06月05日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2010年06月05日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2010年06月05日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2010年06月05日 - 周庭锐 - 周庭锐教授的私人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428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